• <tr id="gqunf"><nobr id="gqunf"></nobr></tr>
  • <ins id="gqunf"></ins>
    <menuitem id="gqunf"><video id="gqunf"></video></menuitem>
  • <tt id="gqunf"></tt>
    <menuitem id="gqunf"><acronym id="gqunf"><div id="gqunf"></div></acronym></menuitem>
  • <tr id="gqunf"><small id="gqunf"></small></tr>
      <menuitem id="gqunf"></menuitem>
    1. <tr id="gqunf"></tr>
       
       
      當前位置:企業家動態
        陳峰“復出”8個月再談海航集團:八面來風吹不動  
         
        發布時間: 19-03-29 08:58:41am     
               
       

          陳峰坦言,由于解決問題需要過程,資金缺口需要時間來逐步化解,因此2019年仍然是困難的一年:一方面債務到期需要剛性兌付,另一方面資產處置需要過程,優質資產也不能因為急于出手而賣白菜價。

        “目前海航集團局面穩定,但是2019年還面臨很大的困難,資金缺口還在。因此處置資產還在加大力度當中,不是主業的項目再好也不留了,堅決處置掉。”

        除了繼續剝離非主業資產,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表示,在航空主業上,2019年還將堅定不移地投入海南自貿區(港)的建設,落實飛機維修、機場建設、空域優化和國際航線等重大項目,加快制定項目詳細計劃并推進落實。

        談2019年:仍是困難的一年

        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表示,20186月之后,根據黨中央國務院的指示精神,海航處置資產、降低杠桿、聚焦航空主業健康發展,通過“生死之搏”從困境中逐步走出來,局面穩定住了:一是守住了航空安全底線,二是守住了剛性兌付,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不過他也坦言,由于解決問題需要過程,資金缺口需要時間來逐步化解,因此2019年仍然是困難的一年:一方面債務到期需要剛性兌付,另一方面資產處置需要過程,優質資產也不能因為急于出手而賣白菜價。

        陳峰說,一是海航確實有張力,二是金融機構對海航有信心,能看到海航是好企業、好資產。

        “以無我的心態盡最大的努力,給社會和所有支持海航的人帶來信心。”陳峰認為,自己“復出”八個月最大的成績就是穩定了局面,“局面穩定太不容易了,要有定力,‘八面來風吹不動’的信心源于黨和國家的支持和指示,以及堅定不移的自救。”

        在他看來,這個自救和他救的過程,兩者缺一不可,企業的自救是市場行為,銀行“救”企業是業務關系,政府對民營企業的支持則政策導向上創造一個寬松的環境,引導金融機構與企業之間形成一個克服困難的合作機制。

        談主業:繼續聚焦主業發展

        在明確“聚焦航空運主業、健康發展”戰略要求后,最近半年海航在航空主業上作出的一些結構性調整也引起了業界關注。

        201811月和12月,海航陸續出讓烏魯木齊航空和首都航空控股權,業內總結為“地方控股+海航管理”模式,被認為是一步“妙棋”:海航既可以獲得資金解決燃眉之急,也能在短期內保留對航空公司的實際控制權。

        對此,陳峰表示:“出讓地方航司部分股權是戰略調整需要,這需要我們放開胸懷,舍得!”他舉例,首都航空股權調整后,仍實行航空運輸專業化管理,配合北京大興機場的建設,使北京市航空產業鏈上不至于沒有本地航空企業,對員工來說,北京戶口和住房也更容易解決。

        陳峰透露,海航出讓旗下地方航空公司股權給地方,接下來海航旗下基本談定的有七八家,都將陸續今年年內簽約,目的是堅定不移地與地方共同發展、實現共贏。

        此外在航空主業方面,海航計劃繼續擴大規模、提高服務質量、提高企業經營效益。以擴大規模為例,海航計劃以海南航空為主力,在未來五年新增海南始發國際航線40條,支持海南自由貿易區(港)建設。據了解,2019年,228號開通了海口-大阪的直飛航線,接下來還將開通海口-莫斯科、海口-東京、海口-首爾、三亞-仁川等航線。

        “只要當地政府城市需要開,現在海航具備開通的能力,但現在的問題是航權不足。”陳峰說。

        航權資源不足也已經成為中國航司擴大國際航空運輸、推進國際化發展戰略的主要瓶頸。20185月,民航局頒布《國際航權資源配置和使用管理辦法》及配套實施的《北京“一市兩場”國際航權資源配置政策》,鼓勵空運企業根據航空運輸協定及有關協議開辟新的國際航線,對國際航權資源進行分類配置管理,漸進打破“一條遠程國際航線一家承運人”的規則。

        海航物流板塊則會以航空貨運、機場運營管理及臨空產業開發等為主要業務方向,致力于發展成為特色鮮明的航空物流現代服務企業。20183月,海航宣布成立海航物流集團,統籌管理原海航現代物流集團有限公司以及海航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總部也由西安遷址海南。

        近年來,包括順豐、圓通等在內,越來越多的地面快運快遞起家的企業開始拓展航空貨運。陳峰表示,海航在航空貨運上規模更大,旗下運營全貨機28架,運營管理及合作運輸機場16家,此外機場連接物流園區和臨空產業園區,接下來將把這種“海航管理”繼續做強、做出特色。

        談過去:“走出去”還沒準備好

        回顧過去海航的發展道路,陳峰用“風起云涌、波瀾壯闊”八個字形容。他認為,在國家走出去戰略中,中國企業不管民營國營都是一馬當先,但海航并購的項目如果放到今天,想收購世界頂尖級企業基本沒有可能,要看形勢。海航把若干年做不到的幾個公司一把收購下來,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以航空相關行業為例,2015年到2016年,海航陸續收購航空地面服務公司Swissport、愛爾蘭飛機租賃公司Avolon、美國CIT集團的飛機租賃業務,以及航空配餐公司gategroup

        陳峰表示,當時機會好,價格便宜,國外融資也便宜,50%以上都是國外銀行貸款融資。

        “但是一旦有內外部因素變化,你自身還不成熟,無法完成并購邏輯的時候,現金就出現問題了。”陳峰說,外部因素一疊加導致海航在高速成長過程中資金鏈緊張,爆發了2017年底海航的流動性困難。

        最困難的程度,如陳峰在2018年底新年致辭中所提到的:“千億債務集中到期,流動性困難利劍高懸,P2P平臺兌付泰山壓頂,公司股票市值縮水,海航集團重要創始人不幸意外離世……海航這艘商業巨輪在時代的浪潮中風雨飄搖。”

        “欲望把我們推向了快車道,就帶來了問題,畢竟一個企業承載能力是有限的,包括團隊的搭建、管控方式都是新的問題。”陳峰坦言,海航自身對快速成長時的外部環境估計不足,經驗不夠,“我深刻地感到國內的企業可能還沒完全準備好,走向世界還需要時間。”

        談未來:

        抓住海南自貿區(港)機遇

        在陳峰看來,作為海南本土企業,海航依海南而生,伴海南而興,海南自貿區(港)政策的出爐,或許將成為海航下一輪崛起的機遇。

        除了積極助力將海南打造成為泛南海國際航空樞紐之外,海航還希望在海南自貿區(港)基礎設施建設和產業結構調整中發揮作用,以臨空產業園為依托,培育壯大海南飛機維修、飛機租賃產業。

        陳峰透露,目前海航正全力推進美蘭機場二期擴建工程,預計2020年春節投入使用,2025年滿足年旅客吞吐量3500萬人次、年貨郵吞吐量40萬噸需求,將大幅提升海南的航空運輸保障能力。

        此外,海航計劃在海南健全飛機維修產業鏈,帶動航空制造、航空培訓、航空會展等上下游業務發展,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優勢的一站式飛機維修基地。

        陳峰介紹,目前海航正在積極探索利用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地緣優勢及政策扶持,在海南開展飛機租賃業務,致力于將海南打造成為面向“一帶一路”沿線的飛機租賃產業高地。

        談及對海南自由貿易區(港)建設的建議,陳峰提到,海南應當在開放三、四、五航權的基礎上,進一步研究“天空開放”,允許所有航空公司的航班在海南過境,這也是國際知名自由貿易港的通常做法。同時,積極協調東京、雅加達、馬尼拉、吉隆坡等境外繁忙機場,給予海南基地航空公司獲取更多的時刻、停機位資源。

      “飛機租賃及飛機維修產業均在全球自由貿易港中享受稅收優惠政策,海南也應該降低稅率,吸引全球優秀企業入駐。”他舉例,飛機租賃產業方面,愛爾蘭飛機租賃企業的企業所得稅為12.5%,然而海南飛機租賃企業適用全國25%的企業所得稅率。海南可以探索將海南企業所得稅稅率由25%降低至10%~15%,境外至海南以及海南自由貿易港內貨物交易免征增值稅。

       

       
         
          關閉窗口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中國企業聯合會信息工作部 技術支持 京ICP證 13027772號
      新锦福开户,缅甸新锦福官网,新锦福网址 义马市 沁阳市 塔河县